春花漸落,綠意張揚,一個飽滿的夏季正在來臨,而關于春的詩、春的花、春的香、春的韻,以及愛花人對美的追逐,對生活的體察,如香魂深入心魄,久久不散。

  春之櫻花

  “一樹櫻花映碧天,拂風弄月雨飛簾”,簡短的詩句,稠密的情懷。鐘情櫻花已久,兒子上大學在武漢,早先也曾預約過武大的櫻花,卻因為疫情原因直到兒子畢業都沒能成行,今年有幸在玉淵潭看到了櫻花的盛放,潔白的粉嫩的成片、成簇、成團、成霧,結伴相約,從天而降,舒展潔凈明媚婀娜,那是能夠蕩滌一切塵埃、融化所有堅冰的溫潤親和,身在其中,只覺心境純粹,物我齊化??催^櫻花,才覺得大自然賦予世間的美好,有太多曾被我們辜負。

  櫻花圖

  春之海棠

  “枝間新綠一重重,小蕾深藏數點紅”,元好問先生的一首小詩,寫盡了早春時節海棠的嬌羞。今年雖看到了櫻花盛景,卻錯過了海棠的含苞,看一樹樹海棠開盡落英滿地,想到“自恨尋芳到已遲,往年曾見未開時”,稍覺黯然。見海棠極美是2020年4月,當年初見,一如今年見櫻花的欣喜震撼,流連忘歸。鋪天蓋地的雪墜海棠,是所見人間極美。

  可見即使有心,也不見得所有心中預約的美景都能重見。

  那天在陶然亭,賞海棠詩、海棠花,幫幾個老大姐在海棠前拍了合影,她們擺各種姿勢,活潑可愛,精神煥發。于是想起我的那些少年知交零落,哪一天我們也會聚在一起拍老照片嗎?是否還會記得關于少年的憂郁、青春的夢想?

  海棠圖

  少年的第一次相聚是在小學時候,大概四年級,四五個小女孩趁燕的媽媽去她姥姥家的時間,去她家住,吃過什么玩過什么不記得了,只記得晚上在她家大炕上,大家一起唱外婆的澎湖灣,悠揚的曲調,稚嫩的聲線,歡樂飄滿房間,飄滿夜空,飄滿整個童年。 

  萬籟皆是指引。今日看到花瓣離落,想到花事漸了,想到人生的各種告別。有些來得及,有的就來不及。有的趕上了,有的就錯過了。有的還會再會,有的就永別了。

  而其實,花事每年都隆重,不管你來沒來,花兒都已經如期來過。

  春之丁香

  “青鳥不傳云外信,丁香空結雨中愁”。丁香的入眼入心,總是與情感有關。前幾日友的一篇文字,寫到母校的丁香園,說幾年前她陪一名校友去母校,想再看一看丁香園,不成想那么大的丁香花園被一座新型的教學樓侵占,滿園的丁香不見了,幸存的只有原來丁香園后面的籃球場,和食堂后面寂寞的水塔。一個百年老校,散發著年輕的活力,卻再也尋不到多少代人的記憶與情結。學校還在,但我們的丁香園再也回不去了!丁香園的消失,是所有校友心中難掩的失落。如今我們散在各地,每逢丁香花開的季節,聞著花香就似乎回到丁香園,在那片紫色的云霧里,書寫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惆悵。

  丁香圖

  今年花事已濃,又到丁香花開的季節,去幾個地方看過,卻覺得花不如去年稠密,小花園里去年開稠密八瓣花的丁香樹,今年居然一朵花都沒有,也是奇事。

  做為一株丁香,怎么能沉默著不開花呢?這是多么大的辜負?但其實,又怎可生這埋怨?它不開花,自有它遵循的法則 只是不為我們所知。

  人生一世,白駒過隙。再美的煙花也會湮沒,再好的節目也會散場。

  不求在有生的日子,繁華錦翠,活色生香;但求在花開的時候,韻中有慧,文筆留芳。

  春之梨花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梨花千樹雪,柳葉萬條煙“,“海棠開后,梨花暮雨“,古往今來,梨花之美總是攝人心魄。而今年,在小園里見到夜色梨花,更是震撼,如天外來客暫留,撲朔迷離中給人關于大宇宙的思索,隧賦小詩一首。

  梨花圖

  梨花風

  我是一陣來自遠古的風飛過云霏雨霽飛過暗夜長空我什么都看不見我無處落腳我不知疲倦地繼續我的飛翔我看到山中百花嫵媚我看到河邊青草含香沒有誰看到我沒有誰挽留我我無限留戀但只能繼續我無邊的飛翔         

  我看到老人在午后的藤椅里打瞌睡我看到學步的孩童臉上灑滿陽光我好想跟他們一起暖暖地徜徉但我無法停留我只是輕輕撫過他們的臉龐便又繼續我的飛翔其實我不用去看也不用去想我只是一陣來自遠古的風最終我還會飛向太空飛向蒼茫風的使命 就是飛翔

  春之連翹

  “人間四月芳菲盡”,時值四用末,即便是今年的春晚一些,也是春盡的時節了。

  連翹圖

  且不說那許多錯失的風景----山中的杏色,連天的海棠,未開的丁香,就連小樹林的春色漸漸要消下去了----林中現在只有二月藍在與楊絮纏綿,梨花和貢梨花依然堅持著盛放的白,但綠葉已從花朵中間穿插出來,慢慢地卻是有力地把春天推開去。大有你方唱罷我登場之意。

  只有梨樹杏樹后面那一片明黃,還是一片燦爛熱烈。一個春天,連翹一直傻乎乎地明艷著,作為我照片的背景存在;一直昂揚向上,保持笑的姿態;一直不求得到關注,只管天天開放。今天陡然發現,它用平和的姿態輕言,“你們都走了, 只有我還在”。默默無言地,從園子最初的燦爛,堅持成了園子最后的芳菲。

  突然就有點心疼,莫名有點想哭。

  什么都是定數。與心愿無關。我們能改變的,極其有限。

  往來時光里,所有的歡欣和刺痛,都是蒼天饋贈,隨日月更迭在歲月里浸淫滲透,都已經成為生命的一部分,骨血相融,已非人意可以剝離。

  如這片明黃的花,全心地愛這個園,美這個園,沒有得到關注,亦說盡春意。

  如我雖是疼痛,但亦深愛這個世界賜我的所有,包括眼淚,花朵,春風。

  此番消得,人比黃花瘦,而我知道,無論有多少怨和痛,我都會從容地,迎接每一度的花開花謝,明年花開的時候,我還會來,認真譜寫我的人間值得。

  京能地質市場部  徐換平